▲菊箱動畫繪製的海龍改改前導漫畫手冊封面。(圖片來源/菊箱動畫提供)

當小說的故事轉化為圖像,會有什麼樣不同的可能性與趣味?菊箱動畫團隊的進駐計畫,是將知名作家張國立的青少年小說《海龍‧改改》改編為動漫IP,並以漫畫作為小說圖像化的起點。小說中個性、專長各異的四名高中生合力改造潛艇的冒險故事,也像是呼應了菊箱團隊的四名成員,發揮各自特長,齊心向著創作出最棒的作品而努力。

原著故事動人 角色引共鳴
菊箱動畫曾參與多項動畫電影開發,近期作品為2018年金馬獎最佳動畫《幸福路上》,擔任執行導演、美術指導。他們的進駐計畫為「『海龍改改』動漫IP開發計畫」,在進駐期間繪製了前導漫畫手冊,其中的內容除了敘述冒險開端的漫畫之外,還包含主要角色及主要場景的概念設計,就像是動漫畫的設定集一樣,此外他們也製作了基礎的角色動畫測試影片,呈現出菊箱團隊對於《海龍‧改改》的世界觀及角色圖像化的想像。

《海龍‧改改》講述的是,四名高中生在臺灣北海岸石門區一個名為老梅的地方,找到一艘廢棄的二戰潛艇,並合力改造、重新發動潛艇的故事,內容結合冒險、原鄉感情、親情等,之所以選擇這本小說作為改編文本,代表菊箱團隊受訪的趙大威說,故事的核心精神是溫暖的,希望讓人喜歡這個世界,其中人與人之間的感情也十分動人。

▲海龍改改前導漫畫局部。(圖片來源/菊箱動畫提供)

故事中,四名高中生想改變生活現狀、無趣的暑假,試著想像自身有什麼樣的可能性,個性、專長不同的四個人集結為夥伴,共同完成一個目標,這樣的過程是最讓趙大威感動的,他也認為,「我們所處的狀態其實和角色們很像。」同樣想改變些什麼,同樣和特質、能力各異的夥伴們合力解決問題,往共同的目標邁進。此外,故事中的尋寶、冒險等元素,也有很多視覺化的想像空間。

走訪當地 將現實納入作品
其實這個改編計畫,早在菊箱團隊進駐之前大約半年就開始進行,包含徵詢原作者的建議、實際到老梅做田野調查等,都讓他們對於如何改編更有想法。張國立老師十分支持這個計畫,在提出建議的同時,也放手讓菊箱團隊做改編,這些建議大多是小說背後的創作緣由、背景故事,讓他們更能掌握原著想傳達的精神;和老梅當地的教育團體對談,了解那裡的生活與青少年的情形,也讓他們決定在改編時納入一些當地的現況。

在改編過程中,菊箱團隊最在意的是四名高中生的互動與差異性,原著中四人都是從城市到老梅冒險,他們則在改編時,試著加入老梅本地出身的角色,希望呈現出不同背景的青少年的差異性。

▲前導漫畫手冊中的角色介紹。(圖片來源/菊箱動畫提供)

敘事非線性 畫漫畫不容易
菊箱團隊過往的作品以動畫為主,部分成員不乏插畫、2D繪圖經驗,因此平面繪畫對他們而言並不陌生,但以漫畫形式來說故事是新的挑戰,趙大威解釋,動畫的敘事是線性的,有強烈的時間感,因此能操控觀眾的視角,但漫畫是平面書籍,必須想辦法引導觀眾的視覺,及確保閱讀的順暢度。即便有動畫及2D繪圖經驗,要畫漫畫仍得學習很多新的事物,並不容易,他說:「很尊敬漫畫家。」

進駐提升凝聚力 創作氛圍佳
菊箱團隊雖是動畫公司,但並沒有實際的辦公室,平時各自在家作業,開會時才聚集,趙大威認為,能在進駐空間一起工作,讓他們節省了許多溝通的時間與成本,加速了計畫的推動,凝聚力也更好。此外,和其他進駐者在同一個空間創作,即便交談不多,工作氛圍也很好,「看到別人也在為了自我實現而努力,也會有一種動力。」

在作品之外,菊箱團隊也花了很多心力準備進駐成果展,其中一個亮點是專為基地空間所設計,精算鏡面反射角度而製作出的仿潛艇潛望鏡的機械構造,並以它來展示影像內容。

▲以上皆為菊箱動畫在進駐成果展展場照片,呈現出菊箱團隊對於《海龍‧改改》的世界觀及角色圖像化的想像。

如同原著小說想傳達的精神之一「想像世界的可能性」,對菊箱團隊而言,將《海龍‧改改》改編為動漫IP,是他們探索自身創作可能性的作品,進駐期間的成果不是終點,他們將繼續進行這個改編計畫,期許能以讓自己也滿意的作品面貌,來面對市場與觀眾,並且未來能延伸成動畫長片及展覽,持續經營這個IP。

▲菊箱團隊合照。(照片來源/菊箱動畫提供)

菊箱動畫有限公司 團隊簡介

韓采君
現職:公司負責人/美術

趙大威
現職:導演

胡博閎
現職:美術總監

黃士銘
現職:導演

 

重要獲獎記錄:

團隊作品
2018年
《幸福路上》執行導演、美術指導
第55屆金馬獎 最佳動畫長片獎
2018東京動畫大賞 最佳動畫長片獎
德國斯圖加特動畫影展 最佳動畫長片獎
首爾國際動畫影展 最佳長片獎
渥太華國際動畫影展 評審團特別獎

個人作品
2013年
《菊花小箱》(導演/趙大威、韓采君)
2013城市遊牧影展 短片競賽 遊牧佳作獎
2014年
《黑熊阿墨》(導演/趙大威、美術設計/韓采君)
2014高雄電影節國際短片競賽 優選